3.15纪念日不为人知的八则逸闻和一件轶事

Nincsen túlélhető és fenntartható jövőnk tudomány nélkül, ahogy nekünk sincsen nélkületek. Támogasd a Qubit munkáját!

Drága egyetlen olvasóink!

Történelmi firstnek lehetnek szemtanúi most, hogy a történelmi ünnepre való tekintettel ünnepélyesen megjelenik a Qubit történetének első, de talán nem utolsó kínai nyelvű írása március 15-ről. A háttérről annyit, hogy még február végén megkeresett bennünket Breuer-Zehevi Ádám, a pekingi Magyar Nagykövetség és Magyar Kulturális Intézet munkatársa, és azt kérdezte, hogy egy március 15-i rendezvény és online játék keretében lefordíthatják-e kínaira Béres Attila korábbi, a Qubiten megjelent cikkét, amelynek címe 8+1 dolog, amit biztosan nem tudtál március 15-ről. Hát lehet egy ilyen kérdésre nemet mondani? Természetesen 沒有! Fogadják szeretettel az eredményt, osszák, lájkolják, tanulják meg kívülről!

Fölényes nyelvismeretet, izgalmas interkulturális kalandokat kíván: 

a Qubit szerkesztősége 

1.当时革命者提出了13条纲领,而不是12条

1848年3月9日,匈牙利首都的反对派(Opposition
Circle)举行了一次餐会,他们在餐会上讨论了怎样更有
效地提出倡议。他们决定发起一场全国请愿行动,由伊里
尼·约瑟夫(József Irinyi)负责实施。他于3月11日写
好了请愿书,并在第二天在反对派的总部进行了陈述。这
份请愿书成为了著名的《十二条》纲领,所有人都会在学
校里学到它。有件事人们不太了解,这份倡议中还包含有
一份引言,向议会解释这份倡议的合法性。
不过,当时这份倡议中缺少了释放政治犯这一条要求,该
要求几天后加到了倡议中,但由于这样做会让纲领变成13
条,于是合并了两条军事方面的要求,让纲领总数维持在
12条。这两个要求合并后构成了较长的第10条:“军队必
须向宪法宣誓,不派我们匈牙利士兵去国外,外国士兵必
须离开匈牙利境内。”
请愿书写完后,唯一的问题是怎样将它分发给大众。关于
这一点,皮拉沃克斯咖啡馆(Pilvax Kávéház)里热情的
年轻人们建议在3月19日将请愿书公之于众,因为这一天是
圣若瑟瞻礼,街上会举办庆祝活动。原本以为这是一场以
巴黎为模版的盛宴,然而后续发生的情况改变了计划。

2.菲林格(也称为皮拉沃克斯)咖啡馆
用了什么促销手段来吸引客户?
1848年3月14日,革命者们为了如何将12条纲领公之于众争论
了一整天。反对派中的贵族人士希望不要鲁莽行事,但年轻
人希望尽快采取行动。由于他们无法达成一致,年轻人回到
他们最爱的活动地点:皮拉沃克斯咖啡馆。在咖啡馆里,争
论仍在持续,这时当晚抵达布达佩斯的一艘船带回了一条消
息,革命已经在维也纳爆发了。形势由此改写。他们决定第
二天就展开行动,让公众了解12条纲领中的一条:他们打算
印发纲领,尽管没有得到当局的批准。
如我们所知,皮拉沃克斯咖啡馆是革命中的重要场所之一。
为什么年轻人喜欢去那里,这间咖啡馆的名字真的叫皮拉沃
克斯吗?这间咖啡馆在1838年开业,1842年咖啡馆由卡罗伊
·皮拉沃克斯(Károly Pilvax)接手,从此改了名,所以这
个名字是真的。然而,过了几年后,这间咖啡馆转租给了亚
诺什·菲林格(János Fillinger),虽然咖啡馆的名字没变
,但在当地人们都称其为菲林格咖啡馆。这间咖啡馆当时的
营业地址是今天的皮拉沃克斯巷1-3号,它吸引年轻人的原因
是因为它靠近公共设施和重要的政府部门。但更重要的原因
是它价格优惠。经常光顾皮拉沃克斯咖啡馆的反对派年轻人
既不属于贵族,也不是社会精英人士,因此囊中羞涩。皮拉
沃克斯咖啡馆一直提供的一项优惠活动吸引了他们:买咖啡
的顾客可免费获得一份早餐。所以,裴多菲·山多尔
(Petőfi Sándor)和他的朋友在3月15日发动革命时并没有
饿着肚子。

3.民族之歌:前进,匈牙利人(Rajta
magyar)
如果没有裴多菲·山多尔创作的《民族之歌》,1848年的匈
牙利革命和独立战争的结果将难以预料。人人至少都能记住
诗的第一句。这首传奇性的诗是裴多菲在3月13日写好的,它
原本有另外一个开头:“这是匈牙利,这是我们的家园
。”(前进,匈牙利人)。根据一段 革命轶事 的记录,西克
劳·费伦茨(Ferenc Szikra)对这句诗是这么说的:“朋友
,首先我们得让匈牙利人站起来,然后他们才能向前进。”
裴多菲听取了建议,重新写了这一句,改成了现在众所周知
的样子:站起来,匈牙利人(Talpra magyar)。
4.佯装占领兰德尔的印刷厂
1848年3月15日清晨,反对派的年轻人们从皮尔沃克斯咖啡馆
出发,经过大学,在上午10点来到兰德尔-黑克纳斯特
(Landerer-Heckenast)印刷厂。这时队伍的人数已达2000
人。众所周知,《民族之歌》和《十二条》纲领是在这里印
刷的,但很少有人知道兰德尔不但不反对,反而支持这么做
。印刷厂的老板兰德尔·拉约什(Lajos Landerer)要求年
轻人出示政府的审核印章,因为无论要印刷什么,都必须持
有印章。
由于这些年轻人没有审核印章,他们打算离开印刷厂,这时
老板悄悄告诉他们,他们可以强制占用一台印刷机。这样一
来,由于他是被迫帮他们印刷,他也不会吃官司。于是,年
轻人们启动了一台机器,开始印刷宣传单。对于兰德尔来说

,反对派的活动和他们的领军人物并不陌生。1845年到1847
年,国民派(National Circle)租用了印刷厂所在的同一栋
厂房,印刷约卡伊·莫尔(Mór Jókai)编辑的《生活点滴
》(Életképek)杂志,在裴多菲所在的圈子里,这本杂志很
受欢迎。他们把第一批自由新闻制品—第一批宣传单从窗口
分发给了等待的人群,裴多菲向印刷厂的排字工背诵了他之
前像原诗一样逐句写在纸上的《民族之歌》,因为他将原稿
落在了家里。
5.裴多菲从后门走进了匈牙利国家博物

3月15日运动的重要地点之一是匈牙利国家博物馆,尽管裴多
菲现实中并没有在此朗诵《民族之歌》,但以前在学校是这
样教育的。值得一提的是,这间博物馆在1848年1月24日,也
就是革命开始前的一个半月才开放,开放时间是早上九点到
下午一点,周日闭馆。因为这间博物馆离革命运动的发生地
很近,所以在此工作的人会得知革命运动的各种消息。例如
,他们知道当天下午三点在他们的工作场所前方将召开一次
集会。虽然博物馆已经投入运营,但它的广场尚未完工,但
没人在意这一点。
在集会开始前一小时,大量的民众已经聚集到了国家博物馆
门前,手里拿着这时他们已经看过的《十二条》纲领。虽然
天气很不好,大雨滂沱,气温临近冰点,但集会的人毫不在意。
一些幸运的人在附近房屋的窗户后面观看了这一场集会。裴
多菲和朋友们到达国家博物馆时,聚集的人可谓人山人海,
他们不可能挤到主入口处。到达讲台的唯一办法是从旁边的
员工入口进入博物馆。为裴多菲和他的朋友们打开后门并带
着他们穿过博物馆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博物馆的看门人。
当裴多菲走出大门,面对如潮的民众,心里非常激动。他在
日记中写道:“尽管下起了倾盆大雨,但还是有大约一万人
聚集到了博物馆前面。我站在讲台上看到,在开阔的露天广
场上,人头攒动,仿佛汹涌的海潮一般。”裴多菲亲自郑重
地将一份《民族之歌》的印刷品交给了博物馆的馆长,馆长
将这份专门的礼物放到了博物馆的文稿档案中,至今仍能看
到。裴多菲在当天集会的民众面前并没有朗读《民族之歌
》,但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讲,瓦沙里·帕尔(Pál
Vasvári)和伊里尼·约瑟夫也发表了演讲。演讲之后,有人
提议集会的人应该到佩斯市政厅去,派代表要求议员接受《
十二条》纲领。集会的人同意了这一提议,然后人们开始出
发,之后国家博物馆门前的广场却变得空空荡荡。
6.叫不醒的“坦契奇”
去了市政厅后,发生了另外一件匈牙利革命标志性事件,集
会的人们怀着欢乐的情绪来到布达城堡,将《十二条》纲领
交给了总督顾问。到达目的地后,他们要求释放被囚的作家

米哈伊·坦契奇(Mihály Táncsics),他在约瑟夫兵营已经
被关押了两年。坦契奇生于农民的家庭,成长为知识分子
,1846年后,他在宣传单里要求政府在取消农奴制,而当局
以诽谤罪判处他入狱服刑。
总督顾问答应了游行者的要求,为坦契奇签署了释放令。目
的达到后,革命者们出发去迎接得到释放的坦契奇。得到释
放的人原名叫米哈伊·斯坦契奇(Mihajlo Stančić),在 被释
放后才把名字改为更匈牙利式的坦契奇。 囚犯一直在“非常
心急”地等待获得释放,等人群来到监狱时,他已经睡着了
,做着美梦,还得被人叫醒。这座临时监狱的窗户上没有窗
栅,看守的奥地利人只是简单地用木板挡住了开口,所以人
群只需扯下木板,坦契奇就能从窗户出来进入马车。这个故
事的后续发展是这名刚出狱的前囚犯几乎一上马车就睡着了
,所以南多尔旅馆(Nádor inn)的经理给累坏了的作家开了
一间房,他没脱衣服就直接躺到了床上。南多尔旅馆位于今
天的维洛斯马蒂广场(Vörösmarty Square)。
7.在人们释放坦契奇之后差点丢了性命
的人
坦契奇被释放后,那座临时监狱也关闭了,但他们忘了监狱
里还关了一个人,罗马尼亚籍律师埃夫蒂米耶·穆尔古
(Eftimie Murgu)。为了活下来,他吃了几个星期的树叶和
草,他不敢爬下城堡的城墙,也没有人听到他的呼救。直到
一个月后人们才发现这名虚弱的囚犯。
8.国家剧院约卡伊的闪亮登场
3月15日最后一件值得纪念的事和国家剧院有关,当晚的亮点
是《邦克公爵》(Bánk bán)这出戏的演出,这个众所周知
,但是史书鲜有提及,当晚事情的发展并非按照之前的计划
。原本所排的剧目是安东·霍塞伯·拜纽夫斯基(Anton
Hocebo Benyovszky)出演的《堪察加半岛的流亡者》(The
Exiles of Kamchatka)。在表演前,约卡伊告诉观众革命获
得了成功。当晚最合适的嘉宾原本是坦契奇,但当时他一直
在睡觉,就算向他泼冷水也叫不醒他。有人想到在一名演员
的脸上抹上鸡蛋液,这样在舞台灯光的照射下看起来就会像
有很多皱纹,同时让他戴上假胡子,扮成坦契奇。
约卡伊·莫尔坚决反对这么做,理由是要保护革命的纯洁性
,于是准备告诉观众坦契奇没来。大幕拉起,洛博尔福尔维
·罗扎(Róza Laborfalvi)给了她未婚夫一个亲吻,在他胸
前别了一条丝带,热情的观众们以为他们看到的这个人就是
获释的坦契奇。观众们用长久的鼓掌和欢呼来迎接这位假坦
契奇。
一件轶事.战斗后的温存

我们不知道当晚裴多菲·山多尔回家做了什么,不过九个月
后,1848年12月15日,森德莱·尤丽娅(Júlia Szendrey)
和裴多菲·山多尔的儿子裴多菲·佐尔坦(Zoltán
Petőfi)出生了。
更多参考文献:罗伯特·赫尔曼(Hermann Róbert):《革
命与独立战争:1848-1849》,《匈牙利历史14部》科苏特出
版社,布达佩斯,2009罗伯特·赫尔曼(编辑):《1848-
1849,独立战争和革命的历史》,维迪奥庞特出版社,布达
佩斯,1996
作者是一名历史教师。 

出版:Qubit
作者:贝雷斯·阿提拉
出版日期:2018年3月15日

Kapcsolódó cikk a Qubiten: